只要998

#不知道瞎写的什么
#幼稚至死 烂人一个
#单机玩家
#祝大家天天开心
#人类的爱与陪伴

[牧春]我真的不吃人7

*昨天倒头就睡。更新来了!



转天牧凌太又是被haru舔醒的,闭眼迷糊地摸索着伸手按住haru的脑袋,揉了好几把。

不对,haru毛哪有这么多脑袋哪有这么大。

牧睁眼就看见自己的手正放在蓬软的黑发上,脑袋的主人正在犹豫要不要把他的手拨开,又怕把牧弄醒。

赶快缩回手,牧有点不好意思:“抱歉,我以为是haru。”

“maki!你醒啦!没关系没关系,昨天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丝毫不在意的春田跪在床边显然已经盯着牧看了很久。一想到自己的睡颜被另外一个男人看去,怎么想怎么奇怪。往后挪挪,他观察春田的气色,春田看上去很精神,药没白用。

“不用客气,那也算是我的工作。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。”

haru跳到春田怀里,春田换成盘腿的姿势坐下,相当不满:“是麻吕对吧,我看见我的行李箱了。他是不是来过?他是我朋友,哼,那个家伙肯定泡妞去了。麻吕这个混蛋,混蛋!他居然把我一个人丢下,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,找女朋友也不带上我。对了,我喜欢巨乳,你呢?”

根本不用牧开口,春田巴拉巴拉的一大堆自己就给出来个合理解释。牧就看着春田气呼呼的臭骂麻吕,突然视线就转到自己身上。

“我喜欢平乳……”对于春田这种直男,他选了个含糊的说词,这样也不算撒谎吧,“你不会有家人来找你吗?”

“平乳啊……”春田点点头,心里暗说平乳哪有巨乳好,“等他找到再说呗,反正他现在又没出现。再说了,你肯定不会让我被抓走的。”

牧挑眉问道:“我以什么立场把你留下来?”

“朋友啊,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?”

春田像个小孩子一样,谁对他好,他就喜欢谁,就跟谁玩。所以他对牧凌太带着不自觉的亲近,更何况这个人还救了自己一命。

他喜欢牧凌太,兄弟情的喜欢。

“你现在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?不害怕?”

春田很认真的问:“你不会把我宰了吧 ?”

随着时间推移,高等吸血鬼对血液的需求几乎可以说为零。而大部分血族都会通过特有的血制品来代替血液。

牧摇头:“不会,你又不会伤害到人类。”

春田笑容软的像棉花糖,他说:“那不就得啦。我干嘛要怕你。我接下来的日子就要麻烦你了。你根本不知道我家有多可怕,还是人界好。有太阳,还有好多好吃的。那边只有黑夜没有白天,死气沉沉的。很无聊的。”

听着春田念叨,牧边点头边起身,春田抱起haru给牧让道,跟着牧到了楼下浴室。春田刚想起去拿牙具就看见自己的牙具正在洗漱台放着。

这个人类虽然凶,但是体贴的过分了吧!

完全不知道春田默默给自己连发几张好人卡,牧对春田熟练挤牙膏的动作觉得新奇。他虽然曾经和吸血鬼在同一屋檐生活过,毕竟形式不一样,感觉也不一样。空气中充斥着自然而美好的生活感。

“我以为吸血鬼不用刷牙的。”

“吸血鬼也要讲个人卫生的好不好?”


春田趴在地上撅着个屁股冲haru龇牙咧嘴的,haru一点反应都没给他,他也能笑的特别开心。直到haru真的不愿意理他跑去玩小玩具,春田才停下对haru的骚扰,改去闹牧。

牧正在煎蛋,春田凑过去好奇的看着鸡蛋从液体变成固体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来,脸上满满的佩服和想吃。

热乎乎的汤下胃,春田觉得毛孔都要化开。再塞口炒蛋,春田立马竖起大拇指,震惊的表情看上去过于夸张,却是真心实意的。

“maki——!太好吃了!”

牧受宠若惊,春田大直白式夸法确实很受用,不得不说心情暴爽。

吃着吃着春田才发现自己手腕不对劲,动个不停的右手相当灵活。

“makimaki,我是被咬了两个洞来着的对吧,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?!”说着春田放下筷子想要拆纱布。

“吵死了,别拆那个纱布,穿了两个洞,你是想让其他人看见了吓死吗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完全没有多想的春田继续吃早餐,盘底干干净净。甚至又拆开袋薯片继续吃起来,一塞就是一大口。

牧望着春田鼓起的脸颊,这到底是什么养大的杂食吸血鬼。

“春田,吃个零食碎屑还漏?不要扫到地板上……!”

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。
大概吧。




不放心把春田一个人关在家里,一定放在眼皮子底下,于是打算将春田带去工作室。并且在出门前强制春田把拿印有粉红小猪的体恤脱掉。换上白衬衫黑长裤。

春田大大咧咧的直接在牧面前换起衣服,对于牧来说不该看的全都看了个正着。视线飘飘忽忽的又回到白花花的肉体上。

要么说人靠衣装马靠鞍,春田换上这一身干净又清爽,肩宽壮实,修身的裤子衬得两条腿格外长。下意识的就多看了几眼大长腿。

唉,颜好,身材好。 是心动的感觉。

“今天这么热,穿这个会闷死的吧。我现在就很难受!有没有觉得我出汗了,这个扣子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
“这样穿很帅,很适合你。”袖口的扣子笨手笨脚怎么也扣不好,牧上前,细长的手指将袖扣扳进扣眼。

也许是夏天太过火热,也许是奔放浪漫的阳光,也许是这一刻春田看向他的表情太过纯粹。

剩下的吐槽因为这句夸奖不知道丢到哪里去,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带上点小得意:“真的吗?”

后知后觉的老年脑在经过炸鸡店时扯着牧的袖子碎碎念叨炸鸡,炸鸡去哪儿了,为什么说好的炸鸡他没有吃上。

也许,是他对春田的好感度飙升的异常。


“大早上的怎么可能吃那么油腻的食物。”

“那要什么时候才有的吃。”

“看你表现。”

“哈?我怎么了,我觉得我表现的挺好的。你看我不抽烟不烫头,偶尔喝喝小酒怡怡情……”

“吵死了。”

评论(11)
热度(90)

© 只要998 | Powered by LOFTER